第二章 娘娘不发威,当我是丫鬟?

    第二章 娘娘不发威,当我是丫鬟? (第1/3页)

    “你还想要我沈家一半财产?”沈母惊愕地睁大眼,指着舒婉冷声道,“你做梦!”

    舒婉此时已经在原主的记忆里头翻阅了所有关于离婚的有利条律,在这个时代,对于女人,比大雍还要好上许多。这里的律法规定,若是离婚,女方可分得一半财产,而且,这个社会是一夫一妻,没有妾的制,这个沈知恒的情况,算得上是重婚,这是触犯律法的,她可以去告他,让他坐牢。

    嗬哟,好啊,在大雍朝,她被皇权压得死死的,想要出宫,求了皇帝多少年,如今这沈知恒,大概是送上来让她出气的。

    “婆婆,律法怎么规定,那咱们就怎么做,天子犯法还与庶民同罪呢,何况你们沈家一个小小的商户?该分的财产,自然是要分给我,而你儿子,他罔顾律法,犯了重婚,这个我也要追究。”舒婉声音淡静,坚定而从容地看着沈母,哪里还有半分当初唯唯诺诺的样子?

    “舒婉!你不要太过分了!虽然因为爷爷的意愿,结婚的时候没有办财产公证,不过我手上的钱和产业,都是沈家世代打拼下来的,怎么可能分给你一半!给你一千万,已经是我仁至义尽了!”沈知恒想不到一向讨好他,爱慕他的舒婉居然会变得如此咄咄逼人,脸色瞬间变得难看异常。

    “将外面的女人接回家养,离婚分财产坐牢,你选一样。”舒婉不再像以往那般被沈知恒说一句重话就哭哭啼啼,反而好整以暇地梳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,然后极为优雅地从床上站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!你竟然想去告阿恒?”正吵着,门外突然响起了一道不可置信的声音,“阿恒,对不住,我不知道这个孩子竟然给你添了这么多的麻烦——是我不好——”

    舒婉顺着声音看去,只见门口站着一个柔柔弱弱的女子,她双手捧着微凸的小腹,看起来已经有五六个月了。

    “清韵,你怎么来了?你现在身子重,怎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