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本宫吵架,从来没有输过

    第六章 本宫吵架,从来没有输过 (第1/3页)

    舒婉也无心跟傅景时此生的家人有什么牵扯,所以点了点头,并伸手接过了红酒。

    她学着别人的样子摇了摇杯中的红色液体,这种酒在大雍虽然是稀罕物,不过她也不是没有饮过,不过就是番邦那边传来的葡萄酒而已。

    她将杯子凑到唇边,正要小啜一口尝尝味道,不想身后却突然被人挤了上来,撞了一下她的胳膊肘,她手下一滑,杯中的酒水尽数洒在了自己的胸前。

    她穿的是小黑裙,虽然酒渍并不显眼,但是黏黏糊糊的感觉却叫她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舒婉还没有出声,撞她的人却恶人先告状,竟先声夺人,语气嘲讽起来地说道:“哎哟,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冤家路窄啊。”

    舒婉神色凛冽,猛地抬起眼,目光森寒而冷厉地盯着出声的妇人,她一身玫红色的庸俗衣裙,满身的珠翠首饰,然而真正料子水头好的却没有一样,脖子上的翡翠是赝品,手上的玉镯是残次品,没有一样可以入得皇后娘娘的法眼。

    舒婉在记忆里头回想了一下,这才记起,眼前的人是梅清韵的妈妈,梅家本来是做运输生意的,靠着梅清韵和沈知恒那点不清不楚的关系,如今生意做大了,俨然有种暴发户的势头了。

    当初梅清韵和沈知恒谈恋爱,后来沈知恒迫于家族压力要娶舒婉,这梅太太还上舒家闹过,可不是冤家路窄吗?

    “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梅太太啊,真是可惜啊,你这年纪还不大呢,怎么就眼瞎了呢?实在是可惜。”舒婉掏出包包里头的上好帕子,动作优雅从容地擦拭自己衣服上的酒渍,一边神色自如地反唇相讥。

    “你骂谁眼瞎呢!你这个小贱蹄子,上赶着嫁别人男朋友的贱货,拆散别人感情的毒妇!难怪你遭到了报应,两年都不下蛋!不下蛋的母鸡!”梅太太本就是做货运起家的,粗鄙得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