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沈知宁吃瘪

    第十章 沈知宁吃瘪 (第1/3页)

    傅景时狭长的轮眉皱了起来,一双眸子黑如泼墨,明显心情不怎么愉快。

    纤长的手指漫不经心的将袖扣接了,他掩了掩眼皮,声音如泠泠青玉,语气冷清:“舒小姐,没确定的事最好想清楚再开口。”

    掀唇笑的带了三分不屑:“我是律师,你现在说的任何一句与事实不符的字词我都将保留起诉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舒婉在一旁没忍住噗的笑出声来,被恼羞成怒的沈知宁用吃人的眼神狠狠地瞪了一眼,舒婉干咳了咳,掩饰住自己的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“不用在意我,就是突然看到一个笑话,不是笑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!舒婉,你真是好样的!怪不得我哥看不上你这个黄脸婆,你跟梅姐姐比起来还真是天鹅和癞蛤蟆的差别!你一个下不出蛋的母鸡有什么资格跟怀了孕的梅姐姐相提并论!等我回去告诉我哥你这个刻薄样,我哥一定会更加嫌弃你!”

    沈知宁脸色铁青,恶狠狠盯着舒婉口不择言开始辱骂,说出的话不堪入耳。

    舒婉摸了摸鼻子,得,越抹越黑。

    这姑娘一开口就以傅景时的未过门妻子自居,傅景时是谁?十四岁就能够周寰在老狐狸陈相和手握重兵的李大将军之间,扮猪吃老虎将这两人玩的团团转,一个被他骗得去了边疆护国杀敌,马革裹尸,一个被他忽悠的替他卖命一辈子还做着挟天子以令诸侯的美梦。

    她居然敢替傅景时做决定,谁给她的勇气?他最讨厌的就是越俎代庖,向来只有他设计别人的份,怎么可能被别人算计!

    算了,不过就是一个没什么脑子的小姑娘,上一世嚣张跋扈的后宫妃嫔都让她治的服服帖帖,沈知宁的手段跟她们比起来简直是过家家,她连反驳的兴致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站住,道歉。”

    一道冷若寒冰的声音陡然响起,令人脊背生凉,舒婉有些意外,不自觉抬头看向傅景时。

    他身姿挺拔,只是站在那里就已经气势逼人,一双眸子不怒自威,半阖着眼锁定沈知宁,再次重复了一遍,字字铿锵:“道歉。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