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过敏

    第二十三章 过敏 (第1/3页)

    “坐下!”

    沈知宁转哭为喜,憋憋屈屈坐下来:“我就知道景时哥哥你刚刚是在跟知宁开玩笑……”

    傅景时被她搅和的半点耐心都没了,声音满是冷的人后背发凉:“起开,我让舒婉坐下,听不懂?”

    之前沈知宁大喊大叫招惹的不少人看向这边,如今被傅景时这么一挑明,沈知宁明白自己闹了一个大乌龙的同时也更加没脸呆在这,拿起包就往外面跑。

    舒婉站在一旁,不想听傅景时的话坐回去,又没胆子违抗他的话,只能硬抗着站在原地,也不知道是在跟傅景时生气还是跟自己生气。

    傅景时狠狠捏了自己手里的杯子,最终还是站了起来抓着舒婉的手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傅景时你干嘛?”被他扯得一个趔趄,舒婉下意识往另一个方向拖。

    身后的小猫实在太能闹腾,傅景时忍无可忍将人直接扯到自己怀里,单手掐着她的下巴:“带你去医院,再耽搁下去你这脸还要不要了?”

    经过傅景时提醒,舒婉才察觉到自己脸上又痛又痒,她才不买他的账,明明都是他害得:“要不是你把沈知宁往我身上推,我也不会过敏,而且我再一次重申一遍,傅景时,我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,你凭什么管我?”

    舒婉瞪着他力图让自己理直气壮,傅景时狼狈的转过头,脸上闪过一丝受伤,舒婉揉了揉眼睛再看时他已经恢复了平时不可一世的高岭之花模样。

    “不想我管你就把自己照顾好,每次见你不是在受伤就是在受伤的路上,要不是秉持着日行一善的想法,你以为我稀罕管你!”

    气氛陷入沉默,傅景时不再等她,当真一副不管不顾的态度,舒婉在他身后默不作声的跟着出去,心里也有一丝愧疚,毕竟傅景时比大多数人好的多,从来没有对自己起过坏心眼,还帮了自己不少忙。

    心刚软下来,想到两人那段夫妻生活,舒婉立马后怕的竖起心防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