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完了

    第七章 完了 (第1/3页)

    一脸笑容,秦大法主任要请张武喝酒。

    把张武给他的那四千块钱订金放好,秦大法用他家的固定电话打电话约了两个冷库的老板喝酒。

    然后,他才和张武一起去清圣乡街上了。

    “张武,你是张武。”

    听张武和他爸爸聊了半个小时天,和张武一个班的秦玉茹同学觉得张伍就是张武。

    和张武前后桌在西星一高上两年学了,熟悉张武的言行举止,秦玉茹同学确认张伍就是张武那个混蛋,她追过去说道:“爸,他不是张伍,他是我同学张武,假扮省罐头厂业务科的副科长张伍,张武想骗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,小茹,别胡说!”

    秦大法心想,张伍给我四千块钱订金,真金白银的四千块钱,给我四千块钱订金租冷库,张伍能骗我什么。

    亲眼看到张武给她爸爸四千块钱,秦玉茹同学有点迷糊,她心想,张武给我爸四千订金,他要租我们家那三个冷库,张武大概、应该,他好象不是骗我爸。

    下午两点多,清圣乡街上的迎春酒店二楼某包间,清圣村的村民何铁柱和张武碰了一下酒杯:“张老弟,干杯!”

    省罐头厂业务科的副科长张伍要租他的冷库存放辣椒,拥有两个大冷库的何铁柱很开心,他才不管张武是否是省罐头厂业务科的科长呢。

    被秦大法叫来喝酒的刘要军是离清驿村不远的刘庄的,拥有三个冷库,只要张武愿意租他的冷库就行,刘要军也不管张武是否是省罐头厂业务科的科长。

    把张武灌醉后,影响张武租冷库。

    所以,秦大法、何铁柱、刘要军三人没有灌张武酒。

    借着酒意,张武灌秦大法、何铁柱、刘要军不少酒。

    下午三点多,张武他们几个人酒足饭饱,张武执意拿出二百块钱结账。

    张武抢着结了账,秦大法、何铁柱、刘要军对大方的张武的印象更好了。

    说笑着,张武、秦大法、何铁柱、刘要军四人勾肩搭背出了迎春酒家,张武和秦大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