楔子

    楔子 (第1/3页)

    “三月三日天气新,长安水边多丽人。”

    他说,“朕就是在三月三时,纵马而过灞水,在水边第一次遇见了你。阿珩,朕一直在盼着你,走到朕身边来。”

    进宫之前,她祖父为她取的名字叫“观若”。她不懂得他为何叫她“阿珩”,那时她还以为,只是带她进宫的内侍在他面前报错了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而后他就给了她封号,就是这个“珩”字。随之而来的是几乎没有什么人能比肩的地位,华美的宫殿,无数的绫罗。

    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,有她最珍视的,她从没从任何人那里得到过的爱意。

    他给了她一切,到头来还要说,是他一直在盼着她。他说话的时候那样真心,神色看来又是那样的孤寂,一下子就打动了她。

    时间倏忽过去,他同她说这些话,已经是三年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她会朝着他走过去,这三年里的每一日,她都在努力的向着他走过去,直到今日。及笄礼已过,她可以真正站在他身边,做他的妃子了。

    黄昏已至,她的车驾自永安宫迤逦而出,一路向着含元殿行去。昨夜他说,他会在那里等着她,令她不自觉红透了脸颊,耳上的秦珠轻晃,是她缭乱了的心绪。

    从她进宫之日开始,教习她宫礼的嬷嬷每一日都在盼望着这一日,到后来她渐渐懂事,明白了她们说的意义,这也成了她的盼望。

    车驾行至一半,忽而被行色匆匆的吴内官拦下,宫女替她掀开了车帘,那内官已然跪伏在地上,是最恭敬臣服的姿势。

    “珩妃娘娘,含元殿走水。”他说到这里,适时的抬起头,对上了车内年轻妃子焦急的眼神,“请娘娘放心,陛下并没有事,此时正在昭台宫中等着您。”

    她就放下心来,朝着那内官笑了笑。

    纵然她进宫已久,时日渐长,眉眼渐渐长开,还是时常令见到她笑颜的其他人感到惊异。

    她已经对他们这样的眼神习以为常,她也希望自己是美丽的,希望自己能配得上他的等待,希望自己比别人更值得站在他身旁。

    “只要陛下没事就好。”车帘随着她的话音落下,她没有机会看一看吴内官眼中的惋惜。

    车驾在昭台宫门前停下,宫女扶着她下了马车,纵然纤纤细步,四周鸦雀无声,衣饰上的珠翠瑟瑟,仍然落进了每一个人耳中。

    她走进了昭台宫的正殿,这其实也是她第一次见到他的地方,是他和她说那番话的地方。

    那一日他站在阶上,穿着明黄色的龙袍,那龙也不知道是什么绣成的,仿佛要从他的袍角上飞出来一般。

    她低下头去看着自己的鞋尖,看着自己身上打了无数补丁的衣裳,甚至连礼仪都不知道该如何去行。

    今日他仍然站在阶上,她也仍然觉得他是高高在上的。

    只是她已经换了金丝银线密密缝就的宫装,凌虚髻上的珠玉宝石亦可以将她的容颜照亮,三年匆匆过去,他的高高在上,于她已经不是那么遥远了。

    她拜下去,学了三年的宫礼,她不再是当年灞水边浣纱的平民女子,不会再出一点错。

    “臣妾永安宫珩妃殷氏,拜见陛下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像平日一样下来搀扶她。他仍然站在阶上,伸出手,等着她向他走过去。“平身,来朕身边。”

    她站起来,走到他身旁。三年来的期盼汇聚于此刻,他牵起了她的手,在内殿窗边的榻上坐下。

    他的手是冰凉的,令她觉得有些奇怪。她问他,“陛下,含元殿是您的居所,怎会忽而走水?”

    他没有答她的话,目光落在她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