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将军

    第二章 将军 (第1/3页)

    观若一路被郑嬷嬷推搡着,走到暌违已久的含元殿前的时候,汉白玉铸就的广场之上,已经跪了乌泱泱的一片人。

    大多是宫变之中幸存的内侍与宫女,也有和她一般被皇帝无情抛下的妃嫔。

    曾经辉煌的含元殿已经成了一片废墟,她看见了,德妃立在最前。她很快也被郑嬷嬷推搡着,跪到了德妃身后。

    吕婕妤,颖妃,慧嫔……当时在昭台宫外哭求的女子,她又都见到了。

    一整个广场,除却坐在众人之前的两个男子,只有德妃是站着的。

    观若恭顺的低着头。

    她从前不太喜欢德妃,正如德妃也很不喜欢她一样。她们的年岁差的多,已然是隔辈之人。德妃从不把她看在眼里,因为她觉得梁帝让她住在永安宫里,不过像是养一只雀鸟,她曾经以此公然羞辱过她。

    那时候观若觉得不是的,她一直想要跟她理论,向她证明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可如今看来,不过就是德妃说的那样罢了。真相何其残忍。

    她记得前生这时候,她在人群中看见了德妃与颖妃她们,甚至有种他乡遇故知的激动。而此刻,她却更像一个旁观者。

    在昭台宫中的时候,在她们呼号的声音忽然消失的时候,她其实以为她们已经死在了皇帝留守在外的兵士手里。

    而皇帝最宠爱她,所以要亲手送了她上路。

    “真是荒谬。”山间小屋里的那个少年这样说,“若我真爱一个人,哪怕是我自己没了性命,我也会盼望着她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她忘了自己当时说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从前她最害怕听见别人说,梁帝其实并不爱她,不过是像养着一只漂亮的雀鸟一般养着她而已,她只是玩物,和一支宝石发钗,和一幅古籍字画没有分别。

    她总想要反驳,迫切的想要去证明在当时没法证明的东西。

    那一次她应该是没有反驳他的,因为她也觉得他说的才是对的,因为她已看过了结局,昭台宫里的事情已经反过来向她证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今日她看着跪在她身旁的这些女子,心中只感觉到了深重的悲哀。她们都是被抛下的人——而他明明知道被他抛下的女人,最后会是什么下场。

    她们只是在苟活而已,等着不得不死去的那天。

    她不想要德妃的气节,甚至连抬头都不想。她脖颈上的伤痕告诉她,你要恭顺些,再恭顺些,然后去前生一般逃出去,活下去。

    她们面前的两个男子,一个是陇西李家的郎君,另一个就是方才提到的“晏将军”。前生她就没有搞清楚他们之间的关系,但是她记得皇帝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“朕这一生,成也晏家人,败也晏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