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故人

    第三章 故人 (第1/3页)

    观若知道,她是不会听错的。有那么长的时间,没有人同她说话。他闯进她的小屋里来,直到她死,他都没有离开。

    她想她应当是死了,魂灵离开了云蔚山间的那座小屋,回到了她被困在昭台宫中的后一日。那个少年,她原来以为她不会知道他后来去了何处,原来是追到了这里。

    他们的面孔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记忆中的少年郎的眉眼,和眼前的少年将军叠在一起,一样的鬓若刀裁,剑眉星目,丰神俊朗。但他们的神态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他迫着她抬起头看着他,目光锐利似箭,相比之下,观若被他的动作牵扯到脖颈的疼痛,根本就是微不足道的。

    他没有说话。她不敢说话。她觉得她活的的确荒谬。

    在云蔚山的时候,他是知道她的身份的。临死之前没有力气,她醒过来,还来不及寻求他要她死的原因,答案原来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观若想起云蔚山繁星布满的夏夜,他们并肩坐在小屋的阶梯上观星。她觉得他的眼睛像是星辰,因为它们同样的明亮。而今日她也仍然这样觉得,是因为它们是一样冷的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她觉得有些冷,空空如也的酒坛子滚下台阶,她的心却被烧的滚烫。她大概是有些醉了。

    “广寒宫,既然叫广寒宫,那月亮上一定是很冷的吧?那星星一定也是冷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星星是冷的,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她离开了梁宫,没有人再来要求她的言行,她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不管有没有逻辑,像山中的野草一样自由。

    坐在她身边的少年转过头来,眼亮如星,也如她一样,有一张烧红的脸。他对她笑了笑,“怎么,你要告诉我,其实你是这山间的精怪么?”

    观若摇了摇头,“我不是山间的精怪。其实我是从前的梁帝的珩妃,我叫殷观若。所以在初相识的时候我说,你可以叫我‘阿若’。”像她从前有的,寥寥无几的家人一样。

    他忽而叹了口气,像是夜色里起的一阵凉风,在她的心间绕过几圈。

    他的神色认真起来,“阿若,永不要告诉一个你并不熟悉的人你真正的身份和名姓。你要学会隐藏,才能在这乱世中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他从前总说她天真,她的确是太天真了。她甚至还要反驳他,说他并不是她不熟悉的人。那时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