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用处

    第四章 用处 (第1/3页)

    她们在掖庭里住了大约有一个月,等着军队清点梁宫里剩余有价值的东西,等着他们的铁蹄,踏过长安城的每一寸土地。

    每一日都被关在屋中,窗户也被人用木板钉上,暗无天日。

    没有人同她们说话,只是一日两次,会有人送饭过来。观若便是靠着这个,在床板上用她的发钗刻下印记,记住了日子。这一段时间,比前生久的多了。

    梁宫几乎已经成了一座空城,梁帝不在这里,带走了无数的财宝,再让大量的军队驻守在这里,没有任何意义。

    她们要往河东郡走,准确的说,是作为俘虏,被押送到河东郡去。再后来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,因为前生快走到河东郡的时候,眉瑾带着她逃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可以等一等,等她再遇到眉瑾的时候。这一次她走到云蔚山,不会再那样傻傻的住在山间不知道原本属于谁的小屋里面了。

    大部分的宫女和内侍都被留在了梁宫里,也有一些跟着他们一起走,做的还是服侍人的活计,不过已不是服侍她们这些被俘虏来的妃子。

    白日里赶路的时候,她们可以坐车,这只是怕她们拖慢了行军的速度,或是生了病,将来他们不能拿她们换一个好价钱。

    到了夜里,或是平日停下来休整的时候,她们也要做如寻常宫人一样的活计。

    只有少数人是例外,比如颖妃严氏,昭容钱氏。因为她们出身的家族和李家,或是晏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。

    她们被奉为座上宾,会在将来的某一日作为一件用以示好的礼物,被归还到她们的家族所在的地方。那一日李玄耀所说的她们的“用处”,也包含这一种。

    观若是没有家人了的。在她进宫之后不久,她的父亲就因为醉酒看不清路,跌进河里淹死了。他已是她仅剩的亲人。

    所以她前生才会把梁帝,所谓的“李三哥”,甚至是后来不辞而别的眉瑾看的那样重要,全心全意的信任他们。他们于她而言就像是海上的浮木,她是溺水之人。

    她原本出身就贫贱,军营之中需要她做的活计,她醒过来之前又在云蔚山做了许久,并不觉得为难,只是右手受了伤,洗了半日的衣裳,还是觉得有些累了。也只是累而已。

    前生她在宫中被养的娇气,再做这些事,曾偷偷哭过,幸而今生已经没有这样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到了夜间,她会和另外一个女俘住在一起,眉瑾就是在这时候和她相识的。可今生,她在狭小的营帐中焦急等来的,却并不是眉瑾。

    “吕婕妤?”

    不过短短几日,吕婕妤已经憔悴了不少,四肢都纤细。如今穿着与她一样的粗布麻衣,除却腹部,袖管与裤管都是空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若是她没有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