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白绫

    第五章 白绫 (第1/3页)

    在梁宫中的时候,纵然观若去哪里,都有一大群人前呼后拥,可是她还是听过许多比这更难听的话。

    在开始的时候,听着自己被人那样诅咒,是会觉得难过的。实在听的太多,渐渐的也就不在意了。

    锋利言语像是小刀,在她身上留下过许多细小的伤疤,但她已经尝试过窒息与绝望的感觉,这些不能杀死她的伤痕,不会再令她伤神。

    在含元殿前的时候,她的手心嵌进了一颗石子。掖庭里什么也没有,她把石子取了出来,从衣裙上撕下布条,将右手包好。

    没有药物,再小的伤口或许也会对她造成严重的影响,她要活下去,要逃出去。

    第二日天色刚明,她们就被郑嬷嬷推醒了。白日行军的时候她们这些废妃多少还能有一点体面,可以坐马车继续休息一阵。

    尽管不知道行进的未来是哪里,多多少少,也是短暂的安宁。毕竟日光之下,禽兽也要披上衣冠。

    观若不会不知道每一个夜晚军营里在发生什么。吕婕妤说的话也算不上是什么诅咒,这原本就是会降临到每一个女俘身上的命运。

    她前生的运气实在太好,居然从没有人过来打扰过她。她只是受了些皮肉之苦,就被眉瑾带着逃离了这里。

    观若记得在云蔚山的时候,每一次她同他说她有多幸运,他总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着她。他总说她傻,她是傻,她读不懂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以为他是不相信她,如今想来,未尝不是在嘲笑她傻。

    “阿若,其实有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。不是羡慕你的‘幸运’,是羡慕你经过了这么多的痛苦,仍然觉得自己是幸运的,仍然能每一日都是高高兴兴的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在嘲笑她傻吧。她总是把某一个人,当作可以安心的吾乡。

    观若和吕婕妤并不同车。今日她特意地拖延了自己上车的时间,借机四处观望。眉瑾只是普通的宫人,不可能有马车坐。但是她很有可能会走在某一辆马车身旁。

    梁宫陷落已有四日,观若站在马车前寻找眉瑾,望见了许许多多熟悉的面孔。

    蔺昭容,孔贵嫔,慧嫔,周贵人……她们都没有死在宫乱里,可如今看来,一个个神情灰败,宛如行尸走肉一般被人推着向前走。

    观若也不能再等了,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