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求医

    第六章 求医 (第1/3页)

    她们的马车在队伍中间,她们当然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观若掀开车帘看了一眼,似乎所有的马车都停了下来,很快四周变的乱糟糟的,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。

    但也只是混乱了片刻,周围就重新安静了下来,只是也队伍没有继续朝前走。

    缠绕着观若的窒息感,在马车猛然停下的时候就消失了。她收起了注意着马车之外动静的心,很快又把注意力落回了马车里。

    吕婕妤似乎没有力气重新坐好,她仍然跌坐在地上,似乎已经连呼痛的力气都没有,眉头紧皱。

    观若看了她一眼,有些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半晌才问出一句,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这自然只是一句废话,吕婕妤没有回答,双手紧紧的捧着她的肚子。观若伸出手想要去扶她,她的手攀上她的手臂,像是绕树而生的菟丝花终于寻到了得以生存的支点。

    “求你……救……救我的孩子。”方才用言语带给了观若无尽的窒息感的女子,此刻又化为一个柔弱无依的母亲,低声下气的想要从她手上求一条命。

    她没有和孕妇打过交道,她只会包扎一些简单的伤口,还是前生在云蔚山的时候,那个人教给她的。

    她没有办法帮到她,就只能去求别人。

    马车还是没有朝前走,看来前面是遇到了什么麻烦。但她也不敢轻易下车去寻求帮助,这说不定会给她们带来更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正在踌躇间,她听见了一阵鼓声。是原地休整,安营扎寨的意思。队伍太长,军营之中往往是以鼓声来传递各种讯息的。

    前生她也在军营中生活过数月,已经烂熟于心的东西,不会再忘。吕婕妤攀着她手臂的手落下去,她已是疼的晕厥了过去。

    观若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,她也没有冷漠到见死不救,这毕竟是两条性命。

    众人都在陆陆续续的下车,别人没有用,她只有去寻郑嬷嬷。那位晏将军也算是看得起她,就连派来看管她的嬷嬷,都是最有威望的。

    观若四处张望了一下,很快在附近的一片树荫里找到了正在休息的郑嬷嬷。她毕竟年老,走了这么多路,纵然此刻在休息,看起来神色也很有几分不耐烦。

    她快步走过去,恭顺的行了礼,“与妾同车的吕氏身怀六甲,方才骤然停车,她感到身体不适,烦请嬷嬷救命,请一位军医来为她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郑嬷嬷连正眼也不看她,“如今你已是自身难保,还想着要救别人的命,真是自不量力。”

    她心平气和,“正是知道自己不过如蝼蚁一般,所以才来求嬷嬷救命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乖觉。”郑嬷嬷冷笑了一下,“想找大夫,可以。把那一日你手上的宝石发钗给我。”

    观若下意识的抬头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么?不愿意?不过这点东西你也不肯,出头装什么博爱?那吕氏也是梁帝的妃子,你们从前在一起,难道还能没有一点龃龉?也不知道是要装相给谁看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