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浣衣

    第七章 浣衣 (第1/3页)

    如观若猜测的一样,吕婕妤的境况很不好。吴先生看过她之后,连连摇头,而后告诉观若,她恐怕会在这几日就早产。

    便是在金玉环绕,奴仆成群的梁宫里,早产都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,更何况是在缺医少药,几乎什么都没有的此处。

    但好在她们应该会在这里休整几日。吴先生告诉她,他们之所以会停下来,是因为前面要经过悬崖。

    而悬崖之上的吊桥被人毁去了,有不少的士兵经过的时候没有防备,陨落在了那里。他们要花费几天的时日,将吊桥修好。

    吴先生是军中最有人望的大夫,便是像晏既这样的将领,若是受伤,也是要寻了他去看病的。所以他自然很忙,不能在她们这里久留。

    吕婕妤仍然昏迷不醒,吴先生承诺了会送了药过来,观若就站起身来,将吴先生送出营帐。

    那位邢副将仍牵着马等在营帐之外。

    晏既既然肯让吴先生过来,想必也不会是纯然的出于好心。他说自己是因为对梁帝情深义重,所以才关切着吕婕妤腹中的孩子,那么他的态度呢?

    观若想了想,还是上前去给邢炽行了礼,“多谢邢副将。”他看起来脾气不错,结一份善缘,总不是坏事。

    他对她还是怀了一点善意,对着她点了头,“不必多礼,这是将军的意思。若是无事,我便要带着吴先生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观若低了头,“邢副将慢走,吴先生慢走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们渐渐走远了,观若才转身回了营帐里。吕婕妤已经醒了,只是面白如纸,连唇上也一丝血色都无。

    观若在她身边坐下,“你醒了?方才大夫已经来过,会替你寻了药送来。大军会在此停留数日,你好好休息吧。今日我还要继续去浣衣,便不与你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郑嬷嬷说她既要做好人,干脆便做到底,要她将吕婕妤分配到的脏衣也一起洗净了。她也没得选。

    “你救了我?”疼痛感很快抽干了吕婕妤的力气,也蚕食了她方才在马车上时咄咄逼人的气势,此时她同观若说话,她甚至要很仔细的听才能听清。

    观若不想再同她说这些,情愿和不情愿,她都已经付出了许多了。纵然她帮了她,她们也不是朋友。吕婕妤看来神思已经清明,观若也做不了别的事再帮她,她站起来想往外走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