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侍奉

    第八章 侍奉 (第1/3页)

    观若跟着前来找她的嬷嬷往回走。她不知道她寻她有什么事,只是那个嬷嬷随手指了两个宫女,让她们帮她把剩下的衣服洗完。

    那两个女子抬起头,目光中充满了不甘,不知不觉,这世上又多了两个人恨她。

    观若踌躇了片刻,那个嬷嬷笑起来,隐隐有几分讨好,“若是今日的事情做的好,往后自然也不必浣衣了。”

    观若的心慢慢沉下去,好像是她方才浸在溪水里的左手的温度,慢慢的传递到了她心里。

    万般皆是命,今日轮到她了。

    那个嬷嬷带着她,一路往前走,在一处很大的营帐前停下。门口并没有守卫,看不出来是什么人住的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,里面的人会侍奉你,让你再做一回娘娘。”

    她早已不是什么娘娘了,在云蔚山中,她已经又贫贱了许久。越是高贵之人,越是看中贞洁,而像她这样生来命贱的女子,不过有一条命罢了。

    她已经死过两次了,平白又得了一条命,她不想死。只要能活下去,能逃出去,其他的事情都是微不足道的。

    就算观若这样想着,进入营帐之前,她到底还是又犹豫了片刻。

    但摆在她面前的从不是选择,四周都有兵士,不必兵士,只眼前这个嬷嬷,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捉住她,击碎她不该有的可笑反抗。

    她进入了营帐。

    并不如她所想,营帐中并没有男子在等着她。只有两个年轻的侍女,一见她进来,对着她充满善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观若松了一口气。也是,此时毕竟还是白日。

    年纪稍长的那个走上前来,“是殷娘子吧?大人让我们侍奉你沐浴更衣,再替你妆饰。”

    像是怕观若不配合似的,“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,希望娘子不要为难我们。”

    她的眼睛里除了善意,也没有别的情绪了,像是很希望得到观若的配合,好顺利的完成差事。而年少一些的那个,观若看了她一眼,她的眼中似乎还有一些同情。

    毕竟是这样的事情,毕竟是被强迫着,和她注定不会喜欢的男子一起。女子之间的共情总是要更容易一些的。

    观若也从来没有打算要为难她们。哪怕是住掖庭的那几日,她也可以自己打水来洁净身体。在军营之中,就实在是为难了。

    能好好的洗一个澡,是让她觉得愉悦的,可以暂时忘记她将要面对的夜晚的事情。

    沐浴更衣之后,她自然也不必再穿回属于战俘的衣服。不用穿着这样的衣服,令她可以短暂的觉得自己不是一件战利品。

    她换上的只是一件很普通的绸衣,清淡的丁香色,没有绣什么纹饰。但她是刚刚及笄的年纪,犹如在在枝头,刚刚焕发的春花。

    这个年纪的少女不会是不美的,铜镜之中映照出来的女子,螓首蛾眉,华如桃李,比方才她在山中溪流所见的少了几分狼狈,却更多了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