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救命

    第十章 救命 (第1/3页)

    观若跟在邢炽身后。白日里她从山中浣衣处回来,先去了那一处沐浴梳妆的营帐,而后再跟着胡嬷嬷往晏既的住处走。

    此时她要一次把这些路走完,才发觉原来她离他是那么远的。她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腕上被他拽过之后留下的红痕,这样的距离,让她觉得安心。

    只要李玄耀不要再来打她的主意,有了他今夜的那句话,她应该可以平平安安的走到河东。那她就更要找到眉瑾了。

    前生眉瑾带着她逃出去,看守她们的兵士换岗的时辰,还有营地附近的路都是眉瑾细心记录下来的,她没有操过这样的心,眉瑾说能带着她逃出去的时候,她甚至还觉得她不过是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那时候她想,反正留在这里也是朝不保夕,不如就拼一拼,反正也不过就是一条命。那时候她夜夜都在做梦,梦见她在昭台宫里。

    白日里总是想念梁帝,她不明白在那个时刻他为什么要费心杀了自己,而不是用同样的时间带着自己逃出去,也不明白这三年的情意,究竟是不是她做的一场幻梦。

    于她而言活着实在是很痛苦,所以她选择了赌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她已不再觉得活着是一件痛苦的事情,方才在李玄耀的帐外,她心中涌现出来的汹涌的恨意和求死之意令她此刻想起来有些后怕,走路时腿都发软。

    这一世她不想赌,她只想平平安安的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邢炽送她到女俘聚集之地就不再往前走,“殷娘子,我要回去复命了。”

    他待她很客气,同样是军人,他身上的气质是很温和的,在观若心中惶惶无定的时候,给了她一些安慰。弥足珍贵的安慰。

    观若向他行了礼,“多谢邢副将,邢副将也早些回去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邢炽点了点头,很快就转身离去了。

    她今天实在太累了,几乎都已经不知道怎么思考,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了远处,她才想起来自己该回营帐里去。不知道此时吕婕妤如何了。

    观若才回过身,低着头往前走。有人将她拦下了。

    “今日你侍奉了谁?”

    此时已经很晚了,四周的营帐大多都已经将灯火熄灭。观若看见一身白衣,鬓发散乱的蔺昭容,差点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