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天真

    第十一章 天真 (第1/3页)

    方才观若从军中大帐回来,一路尚有灯火,有人走动。此时已经更晚,只有驻扎的营帐之外还点燃着火把用以照明。

    路上几乎已经没有人,她仿佛行走在死城里。

    妇人产子,最是凶险不过,她几乎是一路小跑着的。此时她还穿着那件丁香色的绸衣,为显妩媚,裙摆拖的很长,反不如俘虏所穿的麻衣方便。

    因为是临时安营,有许多地方连栅栏都来不及摆上,她经过了许多没有人的路,内心深处不由自主的生出了想逃走的心思。

    但她终究没有,只是强迫自己不再去想那种可能。她逃出去,也许能活下来。可吕婕妤母子,还有郑嬷嬷就几乎是必死无疑了。

    她其实可以自私一些,这些人毕竟从没有对她释放过善意。但是她知道自己做不到,就好像今日被晏既拖到李玄耀的营帐之前,她以为她可以做到一样。

    不知道走了多久,她终于看见了那个有些熟悉的营帐。无论谁的营帐之前没有人,晏既的都不会。

    邢炽正站在他的营帐之前,望见她走过来,和身旁另一位副将说了什么,便快步朝着她过来。

    “殷娘子,可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她是一路小跑着过来的,望见了晏既营帐的光,才慢下了脚步,努力的将气息喘匀。“邢副将,妾想求见将军。梁帝的婕妤吕氏临产,看管她的嬷嬷不敢擅专,因此命妾前来报信。”

    邢炽看起来有几分为难,“我可以替你通报,只是李大人刚走,今日闹出了这样的事情,恐怕将军会有些恼怒。”

    观若笑了笑,她知道他这是在提醒她,令她不要为自己找麻烦。可晏既见了她,即便原来心情很好,只怕也会变的糟糕。

    只要留她一条命,不令她去侍奉别人,她没什么可怕的。

    她行下礼去,“烦请邢副将为妾通报。”

    邢炽也就收了阻拦她的心思,“既是如此,殷娘子在此稍候。”

    观若点了点头,看着他往营帐走。忽而从帐中走出一个女子,站在光亮里和邢炽说了几句话,她看清了她的面容。

    是眉瑾。这个女子是眉瑾,她不会认错的。

    可眉瑾怎会从晏既的营帐中出来?

    眉瑾显然也发现了她,打量了她几眼,像是并不识得她,目光中甚至还有几分不善。

    观若慌忙低下了头,心中如有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前生并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前生是眉瑾主动来和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