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眉瑾

    第十三章 眉瑾 (第1/3页)

    她的手又在渗出血来,是自己刚刚为她包扎好的。她那么厌恶自己的靠近,连疼痛也仿若不知。

    晏既忽而有了几分丧气,不该有的丧气。他心烦意乱起来,把方才用过的药粉和纱布扔给她,差点又下意识的让她从自己的营帐里滚出去。

    但他最终没有,而是出了营帐,吩咐他身边的另一个副将蒋掣。“你去把眉瑾叫过来,让她骑马把殷氏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蒋掣领命,转身去寻眉瑾。他在营帐之外站了一会儿,仰头望了望天上的星斗。

    新月如勾,明亮的是星星。

    他的心渐渐的静下来,才重新转身进了营帐。

    观若早已经从他的床榻上站起来,看见他进来,下意识地把染了血的手藏到了身后。

    她害怕所有施加在她身上的,令她无法反抗的力量,每一次都会让她想起昭台宫的那条白绫。

    男人的手和女人的手是不一样的,她很清晰的记得,梁帝在缠绕着她脖颈的白绫上用力时候的手,青筋突起,和晏既方才按着她手臂的手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日过后,她不知道又要做多久的噩梦。她现在只想赶紧逃离这里。

    晏既不说话,她也不想,不敢先开口。只是低着头站在一旁,等着他开口将她赶出去。

    他却许久都没有动作,和她保持了很远的距离。

    观若在心里算着时间,想着此刻大约是丑时了。等她走完这段漫长的路,回到营帐里休息,恐怕吕婕妤已经将孩子生下了。

    她没有多少的时间能休息了。明日又会是什么样的日子,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观若低着头,但她觉得晏既恐怕一直在盯着她。她是猜不到他在想什么的,今夜她收拾的整齐干净的进了他的营帐的时候,他让她“滚出去”。

    第二次她为了吕婕妤过来,走了许多路,身上沾满了尘土,他反而不觉得她脏,还将她推到他的床榻上只为了吓唬她。

    知道她会害怕,对他来说有什么意义。折辱一个原本就比他弱势的人,能令他获得什么?

    他又究竟是为什么而生气?是觉得只能他拒绝她,而她没有资格拒绝。她的拒绝,对他而言也是一种羞辱?

    既然猜不到,干脆也就不必猜了,希望接下来没有事,能逼的她主动来他的营帐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