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新生

    第十四章 新生 (第1/3页)

    观若一路走回自己的营帐,此刻才是真正的万籁俱寂。没有蔺昭容再冲出来要给她耳光,她很顺利的就走到了自己的营帐之前。

    营帐里没有点灯,也没有女子临盆时呼痛的声音。观若反而有些害怕,不知道里面等着她的会是什么。

    她想着自己或许应该先将手中的令牌还给郑嬷嬷,踌躇了片刻,还是打算等着明早她过来寻自己。方才她在郑嬷嬷的营帐之外等着的时候,分明听见里面有男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该管的事情,她也很不必知道。

    观若掀开了营帐的帘子,扑面而来一股血腥之气。方才眉瑾带着她骑马,速度太快,她本来就有些晕眩,再一下子闻见这样的气味,忍不住扶着营帐干呕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顺过了气,反而更是不自觉的担心起了吕婕妤。她不可能生孩子只生一半,接生的嬷嬷她虽然没有见到,可晏既的命令,她们是不敢阳奉阴违的。

    要么是吕婕妤没能挺过这一关,也或许孩子还能活下来。

    不管是哪一种,她都得忍着恶心进去。虽然是夏夜,半夜时还是很冷,她不能在营帐之外呆上一夜。

    营帐中很安静,也黑暗。纵然营帐之外也没有什么灯,夏夜星汉灿烂,总是要比营帐之中好一些的。

    观若掀了帘子进去,在入口处等了好一会儿,等她渐渐能适应营帐中的黑暗,才开始摸索着往前走。

    她壮着胆子先去看了一眼吕婕妤,纵然她的呼吸很微弱,但她至少没有死。而后她很快看见了吕婕妤身旁的一个襁褓。

    她看见了孩子的小脸。未足月而生的孩子,看起来实在很小。观若生的娇小,一双手也如是,可是那孩子的脸,比她的手掌还要小一些。

    在一片黑暗之中,小小的婴儿睡的很安宁,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。

    观若的母亲死于难产,在她五岁那年。那一夜她睡的很沉,居然一点都没有听见父母院中的动静,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没有母亲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同样的不知道,那时跟着她母亲一起离开了的,是她的弟弟还是妹妹。

    她从没有和别人提过这件事,梁帝,李三郎,眉瑾,都没有。或许也就是这样,所以她才不忍心就这样看着吕婕妤殒命在生产之时。

    吕婕妤母子平安,纵然今夜她受了这么多的搓摩,总算也值得。她没有多少的时间可以休息,但剩下的时间,哪怕片刻,她也会睡的很好。

    观若的确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