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轻薄

    第十七章 轻薄 (第1/3页)

    一整个上午,负责看守她们的嬷嬷并没有来她们的营帐之中,将她们赶出去,赶到河边去浣衣。

    观若却也再没有心思休息。郑嬷嬷最终只给新生的婴孩找来了一点稀薄的米汤,让这个孩子活下去的可能性又减少了几分。

    要在这里活下去,于她们而言都太难,更何况是小小婴孩。

    但好在郑嬷嬷究竟也没有太坏,进入她们的营帐的时候,不曾强迫着刚刚生产完的吕婕妤也跟着一起去河边。

    晨起时天气不错,到了午后却渐渐转为阴天,瞧着似乎是要下雨。

    在古树参天的山中道路上行走,更觉得阴冷。不知道为什么,观若心中总有种不安的感觉,晏既今日是如此说,恐怕也只能阻拦住看守着她们的士兵,不再轻易来骚扰她们罢了。

    还是会有女子被带到那些有名有姓的将领的营帐中去,谁知道会不会是昨夜已然被晏既厌恶的她呢。

    连自己的死期在何时都不知道,还操心着别人的事情。

    眉瑾不会再帮她,今日观若从营帐中出来,就格外的留意着四周的环境。她失去了从河东郡逃走的机会,那她在军营中的每一刻或许都能是机会。

    有许多的女子比她来的更早,观若知道自己并不受欢迎,所以特意选了河流下游,一处没有什么人的角落。

    流水潺潺,她重复着相同的动作,心很快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的确是适合过这样平常的日子的人,就算是在这里,就算朝不保夕,她做着这些事,一个恍惚间也会觉得自己仍然是在云蔚山中。

    云蔚山中的溪流也如此地一般清澈,她探手下去,总会惊走许多的游鱼。

    她在下游浣衣,李三郎会在上游捉鱼,而后会在夜晚时分享着彼此这一日所做的事,在繁星漫天时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简单。于她而言就是一切,可是于他而言,或许其实是一文不名的。

    在今日的营帐之外,在那一日的含元殿前,对于一个男子来说,建功立业,名扬天下,一定是比一个女人,一段翻不起任何波澜的生活更重要的多的。

    她这样想着,手一松,手中的衣服很快随着水流向着下游飘去。她被吓了一跳,很快站起来,追逐着那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