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雨水

    第十九章 雨水 (第1/3页)

    观若站起来,下意识的仰头看了一眼天空。

    天色越来越阴沉了,看起来很快便会落雨。这还是她这一世作为俘虏时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天气,不知道负责看着她们浣衣的嬷嬷会怎样处理。

    若是淋着雨将衣裳洗完,恐怕有很多身体不好的女子会因此而生病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往河流下游看了一眼。这一条河流两岸,每隔数步,都有一个士兵,是为了防止她们逃跑。

    方才李玄耀朝着她走过来,原本站在下游的那一个士兵也就消失了,或许是被他打发走了。可晏既一离开,那个士兵又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,正在朝着她的方向张望。

    真是该死。观若在心里暗骂了一句。她在这里是寻不到机会逃跑的了。

    她开始朝着河流的上游,她方才浣洗衣服的方向走。

    有不少动作麻利些的女俘已经将衣裳洗完,提前回去了,在河边浣衣的女子比方才少了很多。

    观若一回来,果然负责看守她们的傅嬷嬷立刻便走过来,“方才去做什么了?一个眼错便找不到人了。还以为自己是娘娘呢,就数你动作最慢。”

    这些嬷嬷应当都是从陇西李家过来的,对待她们这些阶下囚的态度也都是一样的尖酸刻薄。

    观若低下头行了礼,“是妾的不是,不小心松了手,衣裳便顺着水流向下飘去了。偏这水流又急,因此并没有能够追上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傅嬷嬷的脸色立刻就变了,冷笑一声,眼见着又要出言侮辱她,观若忙道:“后来便遇见了晏将军,他同妾说无事,并且让妾将他的披风洗净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奉上了晏既的披风为证。反正她假传他的意思也不是第一次了。

    傅嬷嬷见了披风,也就没再说什么,不耐烦地道:“早些将衣裳洗完,没看见这天要下雨了,拖累我跟着你们一起受苦。”

    观若不敢应声,只是躬身行了一礼,便去方才她浣衣的地方了。

    她展开了披风要浣洗,才发觉那披风上也有纹饰,覆于肩膀之处,以银线绣了几朵花,观若辨认了一会儿,似乎是芍药。

    她一想到前生事,心中的恨意愈浓,手下的力气加重,一下子磨断了绣成那芍药的几根银线。她还想再用力些,理智让她收住了手,她不必给自己找这种无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