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价值

    第九章 价值 (第1/3页)

    前生他们情浓意洽的时候,在山间小屋独处,都不曾做过这样的事情。如今他恢复了身份,是一个最为冷肃的将军,又怎会和她一个废妃,一个俘虏在军营中做这样的事情。

    观若知道,今夜她应该很早就可以回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她一路跟着胡嬷嬷往前走,终于在一处营帐前停下。这里并不是主帐,她倒是没有想到,原来那位李家的郎君,在这里的地位居然比他还要高些。

    胡嬷嬷身后的侍女捧过了酒来,她以眼神示意观若接过来,“这是李大人赠给晏将军的美酒,殷娘子这就跟着我送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观若顺从的接过,微微低了头,“多谢嬷嬷指点。”

    她看她的眼神,像是从前她在梁宫里时常常会接触到的,带着几星讨好,那是因为她始终都没有失去梁帝的宠爱。而在这里能得到晏将军的垂青,大约也就如她在梁宫时一样了。

    他手里的那把剑,对她们来说就是代表一切的权柄。

    不过胡嬷嬷大约是要失望的了。她今日从这里完整的走回去,日子或许也会比从前更难过的多。

    胡嬷嬷朝着她笑了笑,又多了几分友好,而后先让人通报了,在得到许可之后,领着观若进了营帐。

    晏既此时是背对着她们的,手中拿着什么,正在翻动。

    观若跟着胡嬷嬷行下礼去,听她道:“李大人体谅您今日辛苦,特命奴婢为您送来美酒,请您早些休息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,她回头看了观若一眼,意味深长。观若便上前几步,低下头,将酒举起,奉给晏既。

    他没有回过身来,声音里也透着冷淡,“放着吧,退下。”

    胡嬷嬷出了营帐,观若没有动。她保持着这样的姿态,一直等着晏既转过身来。她很想看一看他发现她时的神情,可惜她是不能抬起头来的。

    又过了许久,他才将方才手上的书册放回了木制的架子上,一眼瞥见站在他身后的观若,“殷观若?”语气有些疑惑,却又好像不疑惑。

    观若跪下去,“李大人命妾来为将军送酒。”

    晏既没有说话。但他不会不明白李玄耀这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他走到她面前,观若能看到他的靴尖,他弯下腰来,伸手将木盘上的酒壶拂落,在酒壶落地碎裂的声音里,他说,“你不配。”

    观若只是被飞溅到她脸上的酒水微微惊着了,而他说的话,原本就在她的意料之中。这几日她与他每有相见,他都对她极尽嘲讽,她没什么受不住的。

    他曾拿她和文嘉皇后比,她的确是不配。

    她所拥有的一切原来都不是她的,知道的时候,她觉得自己其实很不堪。文嘉皇后是烛火,她不过是伴着烛火而生的影子,有什么资格与她相提并论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