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章 独处

    第五十一章 独处 (第1/3页)

    观若陪了眉瑾一阵子,晏既一直没有回来。她坐在一旁喝完了自己的药,打算等晏既回来,便同他告辞。

    反正今日眉瑾有人照顾,晏既看她也是哪里都不顺眼,不若不要相处,只等着来日他送她去见梁帝的时候。

    眉瑾的神色渐渐安宁下来,似乎已经睡的沉了。额上的温度也恢复了平常,她已经没有在发烧了。观若出了营帐,同值守的士兵说了一声,请他再将吴先生请过来替眉瑾看一看。

    黄昏时眉瑾应该还要喝一次药,她不再发烧,想必用药也该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她正欲转身回营帐,只见晏既同蒋掣一前一后的骑着马朝这里走过来,蒋掣的马后,还拖着偌大的冰块。

    观若原本想装作没有看见,晏既的目光清明,已然落在她身上。她只好站在原地不动,低下头迎接他走过来。

    真到了近处,晏既又无视了他,将冰块交给一旁值守的士兵,吩咐他们将冰块制成小块。而后便领着蒋掣进了营帐。

    晏既没有让她走,煎过药的药罐也还在眉瑾的营帐中尚未清洗,观若只好跟在晏既身后。

    他坐在眉瑾床前,方才观若坐过的地方,伸手探眉瑾的额温,“已经不发烧了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自然不会是问安宁的睡着了的眉瑾,观若低了头,轻声道:“妾发觉冯副将已经不再发烧,因此请值守的士兵去将吴先生请过来,再替冯副将诊一诊脉。”

    晏既点了点头,再也没有其他的表示。此时的眉瑾不过还需要人看护,并不需要人照顾。晏既便对站在一旁的蒋掣道:“你去寻嘉盛,令他将我今日要处理的公文都搬到眉瑾这里来。”

    “之后你再同嘉盛一起重新去走一遍你刚刚发现的那条路。若是这条路能走的通,也不必花费这么多力气,冒那么大的风险非要将吊桥修好了。”

    观若一直注意着蒋掣,他的目光始终若有似无的落在眉瑾身上。晏既唤他,他才集中了注意力。等晏既吩咐完,他拱手与晏既行了礼,又望了眉瑾一眼,才转身快步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记得刑炽曾经说过,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