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章 添香

    第五十二章 添香 (第1/3页)

    那柄折扇将门帘挑开,漏进来许多光亮。而后折扇的主人进了营帐,“难怪我遍寻明之你而不得,原来是躲在此处红袖添香。”

    他望了一眼床榻上的眉瑾,“也不知道眉姑娘醒来之后,见此情景,会不会呷醋。”

    是李玄耀。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拿眉瑾和晏既开玩笑了。

    晏既有未婚妻子,眉瑾显然同晏既也并不是那样的关系,他却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这样玩笑,无非是出于对女子的轻视罢了。

    晏既的眉头微皱,看也懒得看李炫耀一眼,“噤声,她需要休息。”

    李玄耀很快做了一个禁言的手势,而后走到晏既身旁,四处观望了一下,见没有其他的椅子,便干脆倚坐在了他的案几上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风驰他无意间发现了一条小路,恐怕可以直接翻过这座山,而不必渡河,或是重修吊桥,可有此事。”

    晏既眼睛都没抬,放下手里的公文,又拿了另一本。看来对于他讨厌的人,他都是一个态度。

    “已经让风驰和嘉盛去探路了,最迟最迟,明日总会有回音。”

    李玄耀打开了折扇,装模作样的晃了晃,“那就好,真要修好那栈桥,也太费时费力了些。河东裴家的人想必还在观望,我们却连这一座山也过不了,真是要笑掉天下人的大牙。”

    晏既干脆地下了逐客令,“若是没有什么事,便早些回自己的营帐中去吧。”

    李玄耀并没有要走的意思,随手翻开一本晏既已经批阅过的公文,看了片刻,“梁帝已经搬进薛郡前燕的行宫了?”

    “动作倒是快,既然还是这样想当皇帝,为什么当初不死守着长安,将这几朝的积累,白白拱手相让给了你我。”

    “前燕的行宫,同长安的宫殿如何能够相提并论。单说那一座朝露楼,可真是恢弘华美,令人叹为观止,我说不要烧,你却偏要将它一把火烧了,实在是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然来日我父亲入主长安,岂不是又多一个游玩的去处。”

    一听李玄耀提起朝露楼,观若的头不自觉的低了下去。耗尽梁朝百姓三年之力建成的朝露楼,不过一夕之间,便付之一炬,只余下残垣断壁,留给后人空嗟叹。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