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四章 主动

    第五十四章 主动 (第1/3页)

    晏既飞快的拔出了他的佩剑,对准了观若,“殷观若,你是忘了你来这里之前的身份么?梁帝诛我晏家七十九口人,将来我同他算这笔账的时候,你也逃不脱。”

    剑尖横在观若面前。

    含元殿前的德妃明知必死,在这一刻选择了说出了她想说的话,求得了片刻的畅快,也保全了她们钟家在梁帝面前的忠义。

    观若面前,也是选择。

    她刻意的凝视了晏既的剑尖片刻,她知道晏既也在凝视着她。

    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,而后道:“将军若真以为自己能掌控他人的生死,便是大错特错了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这句话,心一横,向前朝着晏既的剑尖送出了她的脖颈。

    晏既显然没有想到她会忽而这样做,即便他飞快的收回了剑,剑尖锋利,还是划破了观若的脖颈。

    她白皙如玉的肌肤上,很快汩汩的流下血来,染红了灰白色的麻衣。

    观若有些怔怔的看了一眼自己的衣领,血色艳红,缓慢的向前推进着。若窒息之感有形,大约也就是这样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!”晏既将他的佩剑远远的扔到了一旁,半跪在观若面前,按住了她脖颈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他那双永远都清明的眼睛里,焦急和恨意交织在一起,“我不准你自己寻死。”

    一字一顿,力有千钧。

    在剑尖划伤她脖颈的一刹那,观若其实就后悔了。她简直是蠢透了,居然把自己的性命赌在这种事情上。

    她在心里骂了自己一遍又一遍,企图将自己的注意力转移,脖颈上的疼痛却仍然在不断的蔓延到她的所有感官,她渐渐的有些承受不住。

    可是她一听到晏既的话,就忍不住对着他笑了笑。在和晏既的对局里,她难得占了上风,今日终于轮到她来嘲讽他的天真了。

    梁帝没有放过他的家人,所以他也不会放过梁帝的家人,晏既方才的话,便是这样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什么也没有做错,只因为她抗拒不了的这一重身份,她就得去死,死在他手里,还必须得按照他的心意,死的其时,死得其所。

    他以为他能掌控一切。他既要用她,却仍然对她横眉冷对,动辄以利器威胁,不过是因为他知道她想活下去而已。

    可若是她不想活下去了呢?

    观若凝视晏既的剑尖的时候,是故意要他发觉的。她面前的选择,和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