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路遇柳湘莲

    第十五章 路遇柳湘莲 (第3/3页)

卖了,老仆哪里愿意让他为了自己再卖了最后的栖身之所。自那以后,那老仆便每日里都出去在城里打些零工,以养活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为了老仆不那么辛苦,柳湘莲有空就出来打猎,有时甚至客串镖师,凭着他过人的武艺,日子到慢慢好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他从小爱戏,自己唱的也不错,再加上家里没有长辈管束,三教九流都认识些,所以偶尔兴致来了也自己登台唱戏。

    听他讲了与理国公府的恩怨,穆栩和徒睿自是鄙视柳芳,徒睿甚至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见柳湘莲为人豪爽豁达,也不顾忌二人身份,穆栩和徒睿都对他心生好感。

    柳湘莲常混迹于市井之中,三教九流样样精通。徒睿也是京里有名的纨绔子弟,二人自然很有共同语言。

    而穆栩来自异世,见多识广,每每都有惊人之语,也让二人心生佩服。

    等下人将烤好的鹿肉送上,穆栩让人给表妹送上一份,又交代让她秋日里不可多吃,免得上火。

    三人方就着鹿肉美酒,谈天说地,好不快活,三人皆是生性豁达之辈,也不以各自身份为意,此番相处就宛如多年老友一般。

    这一番畅谈,眼看已经过了申时,徒盈儿早就不耐烦了,遣人来催促徒睿和穆栩回府,三人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等下人将东西收拾好,便启程回京。三人并骑而行,说话间就到了京城,等进了城门。

    由于柳湘莲住在外城,于是不等进入内城,他便与穆栩二人告别。

    穆栩和徒睿问清楚了他家地址,都道改日上门拜访,又叮嘱他有空找他们玩。

    穆栩毕竟比徒睿懂人情世故,见柳湘莲在二人说让其到他们府上玩时,面带难色,便知道他心下疑虑。

    于是正色道,“柳兄,不必顾忌我们府上,我等兄弟贵在交心,而非身份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乃是豪迈之士,又何必拘泥与世俗之见。”

    徒睿也听明白了穆栩话中意思,知道柳湘莲是怕别人说他结交权贵而轻视于他。也道,

    “湘莲方才在城外那样就很好,我们私下也以兄弟相称,怎么回了京,反倒不爽利了,像个娘们似的。”

    柳湘莲见穆栩说的郑重,徒睿虽话说的粗俗,但难掩其真诚,心里暗骂自己往日里自诩豪杰,不想今日倒是漏了怯。

    见二人如此折节下交,心下自是感动,忙抱拳致歉道,

    “是兄弟的不是,改日必定登门拜访两位兄弟。”

    穆栩和徒睿听他这般说,这才高兴,又嘱咐他有空一定要来自家府上之后,这才与他告别。

    等到了内城,一想到今日带了妹子去城外行猎,回到府里怕是要受责罚。

    徒睿连忙又求穆栩随自己回府,穆栩被他说得头疼,没奈何,只得答应,送他们兄妹去趟忠敬王府,徒睿这才罢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