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八章 祸起萧墙

    第一百五十八章 祸起萧墙 (第3/3页)

律佛顶。从其口中得知,此战大败,五千骑兵损失殆尽,七千步军估计也是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萧察剌闻讯,当即吐出一口老血,指着耶律佛顶怒道,

    “你…你这个混账!你是如何与我保证的?今日遭此大败,葬送了西京仅有的精兵不说,你还置友军于不顾而私自逃回。若将来丢了山后九州,你就是辽国的千古罪人!”

    听到萧察剌竟将责任全推到自家身上,耶律佛顶立时就不干了,出言反驳道,

    “你这话何意?先前出兵之事,又不是我一人的决定,你与耶律九斤等人也是满口赞同,如今事到临头,却将责任全算在我头上,这岂是君子所为?

    我坐的端,行的正,即使将官司打到陛下那里去,我照样有话要说。是我的罪责,我甘愿领受,不是我的,休想我代人受过!”

    这两人,一个是出自萧氏后族,一个是出自皇族偏支,他们起了争端,旁人哪里敢出声劝阻。

    毕竟认真细究起来,在场的一众官员中,除去一小部分契丹人、奚人、渤海人外,大部分都属本地汉人豪强,但凡遇到大事,向来没有他们开口的余地。

    二人正吵的不可开交之际,衙门大堂忽然又进来一人,此人身披甲胃,浑身血迹污渍。大伙定睛看去,这人不是耶律九斤,又能是谁?

    ahzww“ ahzww

    见到耶律九斤平安归来,萧察剌当下大喜过望,忙三两步迎上前去,急不可耐的询问道,“将军带回多少兵马?”

    不想耶律九斤根本不答,奔到耶律佛顶身前,挥拳就打,嘴里还喝骂道,“我打死你个贪生怕死的玩意,要不是你临阵脱逃,我的七千人马岂能全军覆没?”

    耶律佛顶在见到耶律九斤出现时,就觉得有些理亏,因而并未防备,结果被其拳头狠狠砸在左眼眶上,一时间打得他眼冒金星,眼角破裂出血。

    本有些心虚的耶律佛顶登时就怒了,将愧疚完全抛之脑后,抬手止住耶律九斤下一步动作,反唇相讥道,

    “好你个耶律九斤!你也是带惯了兵的沙场宿将,那种兵败如山倒的情况下,我能怎么办,难道留下陪你一起等死不成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