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 关卡 上

    7 关卡 上 (第1/3页)

    南山町。

    位于城南的这个町里,到处是卖布匹纺织品的店铺摊位。

    不过大多数铺子摊位都闭门紧锁,早已没有了曾经的热闹喧哗。

    近些年来,朝廷赋税越发繁重,商税更是不堪重负,曾经的辉煌,早已只留下点点痕迹。

    魏合沿着街边一路前行,低着头,用布包住大半的头脸,脚下匆匆,身上穿着的衣服也换成了最大众的普通灰麻布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里,他也不是光靠三师兄程少久一个渠道,来打探陈彪三人的消息。

    几次小心的尾随后,他便得到了陈彪三人的住所地址。

    低头越过一个晾衣服的破竹竿,魏合很快来到一个又矮又破的小院子前。

    院子门半开着,里面刚巧一个妇人红着眼睛,带着收拾好的行李,领着一个才几岁大的童子走出来。

    妇人有几分姿色,但脸上的泪痕和红肿的眼睛,显示出她此时状态心情极差。

    带着童子,这妇人看了眼魏合的装扮,低着头门也不关,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魏合认识这人。

    正是陈彪的媳妇山菊,过门前是附近有名的寡妇。

    “谁在外面!?”院子里传出陈彪的声音。有些疑惑。

    魏合推门而入,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院子正中,陈彪一只胳膊绑着灰布绷带,上边还有点点血迹浸透出来,正坐在内屋门前的台阶上。

    “陈彪,一听说你受伤了,我就马上赶过来了。”魏合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?你是...?”陈彪疑惑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他后面还想说什么话,却忽然感觉眼前一迷,被一把白灰狠狠撒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啊!!

    陈彪胡乱挥舞乱打右手,试图格挡可能的攻击。

    魏合一脚踹在陈彪小腹,从一旁墙角拿起一把锄头,对着陈彪脑袋狠狠连砸数下。

    嘭!嘭!嘭!嘭!!

    丢开锄头,魏合看也不看地上没了声息的陈彪,转身离开院子,反手拉上门。

    然后一言不发,包着头快步走开。

    一直离开南山町,走到町和町之间的小河边,坐在一片野草之间。

    他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。

    一切就如他一开始就计划好的,而且还要顺利,受了伤的陈彪根本毫无反抗之力,更别说他还提前撒了石灰迷眼。

    之前模拟了那么多次,真正动起手来,却比想象的要简单太多了。

    那个他假想中身强力壮,威慑力十足的陈彪,在他这么一套下来,根本哼也没哼一下,便宣告完结。

    ‘我....进出时没人看到,一直包着头,中间也没被他叫出名字。只有那个寡妇山菊看到我,但也应该没看到我脸。’

    魏合抖着手,解掉头上的灰布,把外套脱下来,翻转遮住上边的血点。

    ‘不知道陈彪怎么样?那么大力气砸下去,应该....’魏合没再继续想下去。

    虽然这个世道死个人实在稀疏平常,城内时常能从下水沟里拖出一些尸体。

    城外也经常有尸骸被野狗啃食,野狗又被人诱捕吃掉。

    但不同的是,这次,陈彪可能真的会死,而且是死在他自己手上。

    魏合不断的深呼吸着,不断调整着自己身体状态。

    ‘陈彪一直盯着二姐魏莹,还经常做拐人的活计,之前还差点抢走我学武的钱,他不死,二姐没办法心安。

    所以,我是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